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http://www.phuketschl.com/网站地图榴莲视频在线观看榴莲视频在线观看html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主页榴莲视频在线观看海天散文榴莲视频在线观看似水年华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内容页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 作者: 南山2020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5-25
  • 阅读7484
  •   十一、困难日子捱过来


      我家有一个很大的椰子园,大约有十多亩地,里面种了几百棵椰子树,相传是我的曾祖父留下来的,人家叫得政园。椰子园里还有七八间小房子,旁边还有一口小水井,土改后这个园子归我们家所有。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曾经住过那里,后来全家都搬到老屋去住,那里就没人住了。1958年办起人民公社,椰子园归集体所有,第二年搞全民炼钢铁,得政园里的那几间房子也给拆掉了,据说是为了炼钢铁,里面有两张铁床也给炼了铁。


      在全民大炼钢铁的高潮中,我们小学生也参加了进来。在炼钢铁最紧张的一个月中,全民男女老少一齐上阵,学校放了假,叫我们回生产队去参加炼钢铁。邦塘生产队队大人多,搞两个土窑子,村头一个,村尾一个,跟烧石灰窑一样,但比石灰窑大得多。小学生的任务是拣废铁,一天到晚,我们就整天在垃圾堆里找,什么铁钉啦,螺丝帽啦,铁丝啦,我们都拣。据说把废铁和矿石在一起炼效果更好。不久,大队也运来好多车矿石,每个生产队都有一堆。人家炼铁用的燃料是煤,我们这里没有煤,就用木柴,为了炼铁,生产队把最好的树木----海棠树砍了好多,连有几十年树龄的也给砍了。所谓炼铁,跟烧石灰差不多一样,大人们把木柴跟废铁、矿石一齐放在土窑子烧,燃料非常紧张,我们这一带缺少木柴,就把烂椰子也投进窑子里面,两个土窑子整天烈火熊熊,浓烟冲天,把附近的树叶都烤的卷了起来。我们围在土窑子旁边,不断地往窑子里添加燃料,连脸庞都给烘红了。烧了好多天,結果铁出来了:铁还是铁,矿石还是矿石,木柴变成了灰。但谁都不敢说,都说我们炼出了铁。到后来人们才说了真话:人家炼铁是把矿石变成了铁,我们炼铁是把铁变成了矿石。后来我想:如果炼铁跟我们烧石灰那么容易,那人家还办钢铁厂干什么?


      在大跃进运动开展的同时,人民公社也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总路线当时叫三面红旗,我们天天喊着“三面红旗万万岁”的口号。后来据说彭德怀因反对三面红旗被打成反党集团首子,在庐山会议上遭到批判。


      人民公社是政企合一的单位,既是生产单位,又是地方一级政权,一般一个墟镇成立一个公社,乡变成大队,一个村变成一个或几个生产队。东郊镇变成了公社,原来的邦塘乡变成了建华山大队,我们村也变成了生产队,后来又分出了几个生产队。公社成立后,便到处建立了公共食堂,人们参加集体劳动,不用在自己家里做饭,而是全家大小口都到公共食堂用餐,说这样既节省了劳动力,又节约了柴火。当时到处宣传“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天梯”“人民公社好得很”“人民公社吃饭不要钱”,标语贴在墙壁上比比皆是。


      起初的情况的确和宣传的一样,放学后我们天天到公共食堂里吃饭,顿顿都是干饭,一天好几顿,我们都放开肚皮着吃。厨房一天到晚都在开伙。当时人们说,最忙的人最辛苦的人就是搞厨房的,人们一拔一拔地来吃饭,你就得不停地煮饭,准备柴火。而且有鱼吃,吃得很好。可是吃着吃着,几个月以后,情况就不大妙了,刚开始的时候,人们都吃三顿【早饭、午饭和晚饭】,后来连两顿【午饭和晚饭】都保证不了。干饭吃不下去了了,就吃稀饭,开始还吃得饱,后来连稀饭也吃不饱了,稀饭里净是水,从上可以看到下,没看到几粒米。到了五九年以后,饥饿时期开始了。


      于是,“饱了三个月,饿了三年”的情况出现了。每天二两米,又没有其他杂粮补充,我们这里到处都种木瓜树,现在连小木瓜都找不到了。在缺油少腥的情况下,能叫你饱得来?几个月后,人们饿得脚酸手软,什么工都干不了,很多人都患了水肿病。一年后,我母亲也得了水肿病,差点要了她的命。当时生产队也想尽一切办法来增加食物,来解决人们的饥饿问题,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地里的蕃薯还没长出了。于是,只能摘一些木瓜和南瓜加在大米里面一块煮,我们叫“瓜菜代”。但是,长期下去还是解决不了问题,生产队只能叫社员们自己去解决吃饭问题。


      当时学校上到第三节课就上不下了,孩子们都唤肚子饿,老师就改为自习,后来下午学校干脆就放假了,叫学生们自己去寻找食物。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肚子饿,一天到晚想的就是“吃”,说的也是“吃”,最后做的还是“吃”。学习坚持不下去,游戏也不做了。我们千方百计地想尽一切办法去找食物来填饱肚子。当时最可行的办法是挖薯芽。一到放学时间,我便和小伙伴们,扛着小铁爪子,背着小箩筐,成群結队地跑到地里去,这地已经收了冬薯,但还有一些丢在地里,一两个月后它们会自己发了芽。那个地方看到薯芽,那个地方就有蕃薯,这是我们的经验。有时候运气好,还可以找到一两个大的蕃薯,这样就可以解决我们一天的生活。但这种机会不多,因为人多地少,一块蕃薯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光顾过。


      但最要命的还是缺油少腥,不少人患水肿病,主要是没有油吃,营养不良。按理说,我们这里满山遍野都是椰子树,树上有一串串的椰子,椰子肉可以榨油,吃油是不成问题的。但椰子也是集体的,社员们的思想觉悟都很高,谁都不想为了一个椰子而遭到群众大会的批斗。但孩子们没有那种思想觉悟,为了解除饥饿,我们就不顾一切地去偷椰子吃,椰子长在树上,我们没有力气去爬树,只得在晚上去偷生产队育椰苗的椰子。我们挺聪明,把地里的椰子挖出来,椰苗照样还插在地上。远远看,苗圃里有一片椰子苗,但地里的椰子早就被我们挖掉了,过了一段时间,这些苗也死掉了。


      在家里,母亲也为了几个孩子的挨饿而费尽心机,总是想方设法去找一些能吃的食物带回家。有时,生产队里挖蕃薯,她也偷偷地带几个回家,但不敢多带,怕别人发现。收工回家,母亲就带我们几个到水田里去摸鱼。那时候很少用化肥和农药,水田里生长着一些小鱼小虾,母亲带着我们想办法把它们抓回来,为我们的食物增加一些营养。每当台风天过后,海边坡的一些椰子林里总会长出一些“风菜”来,母亲发现后,就带我们去拣,洗干净后加上一些椰子肉丝,煮熟后是一种很好吃的食物。这种食物虽然暂时解决肚饱问题,但吃多后就会感觉到全身瘫软无力,对身体也没什么好处。


      在那个年代里,我吃过很多东西,反正对身体没有害处就行,好象木瓜树啦、芭蕉蕾啦、野菠萝树心啦,还有海边生长的一种野菜,尽管味道很难闻,我也吃过。我是在饥饿年代里长大的。


      十二、在自由的天地里


      在隆冬的季节里,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很少有太阳露面的日子,厚厚的乌云压得很低,象要落雨的样子。学校放寒假了,我和小伙伴阿伟走往海滩上溜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填饱肚子的东西,象被海浪推向海滩上的死鱼和螃蟹,能拣一两只拿来烧烤,也感到心满意足了。可是我们的运气也太差了,在海滩上逛了大半天,什么都没有捞到。


      中午吃了一碗稀饭,里面没有几粒米,净是喝水,一撤尿早就把它撤光了。肚子饿的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海水披着灰色的大衣,一排排地向海岸上涌过来,卷起白色的泡沫,接着又退下去,第二轮的浪花又向前冲了过来。我们直往海水里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两个海螺供我们烧烤。我们瞪大眼睛在海水里寻找,可是一次次地失望了。


      海风很大,一阵阵地向我们猛扑过来,我的身子不停的发抖,可是,饥饿的痛苦比寒冷更大。


      突然,我看到一个大海螺在海底里慢慢地爬行着,我象发现了宝贝一样,大声喊了起来:“阿伟,我找到了一个大海螺!”随即把它拣了起来。


      阿伟赶快跑了过来接过我的大海螺,瞄了一下,说了声“死螺!”就要往海里扔。我忙拦住他:“死螺怎么会自己跑?”阿伟眼睛一亮:“是啊,死了的螺是不会跑的,可能是寄生蟹,可以吃!但怎样把它拿出来?”我说:“我们用火烤,它会自己跑出来的!”


      于是我们赶快跑上岸,在海滩上烧了一堆火,把大海螺往火上烤,说也奇怪,还不到几分钟,这个大寄生蟹竟自己跑了出来。我们赶快把它抓住,继续往火里烤,把它烤焦了,味道也出来,我们两个人各分一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真好吃!”我俩异口同声地说,然后下海里继续找,又找了几个,照此办理,饱餐了一顿。


      连续几天,我们都到海里去找寄生蟹,然后用火烤了吃。这是一个大发明,我们谁都不告诉,怕人家抢我们的生意。可是不久,我们自己把自己的饭碗打破了,由于我们天天来找,这一带的寄生蟹都给我们拣光了。


      一转眼到了1961年,这时我已经上了五年级。过年后,大食堂解散了,又回到了各家煮各家饭的日子。这时,国家适当提高了社员的口粮,还允许社员家里保留一些自留地,自己种一点东西,如蕃薯瓜菜之类,生活也慢慢地好了起来,挨饿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三月,严冬已经过去,大地回春,到处都绿绿葱葱,阳光明媚地照耀着大地,自然界一派生机勃勃。一场春雨过后,在海岸线上的木麻黄树在疯长,一些小松鼠也在树上跳来跳去。


      有一天,我和小伙伴们在海边玩,在树丛里捉迷藏,我看见有几只小松鼠在树顶上跳来爬去,感到很惊奇,便抱着一棵树【树不大】用力摇晃了起来,一只小松鼠竟从树上摔了下来。我大呼:“快来捉小松鼠!”大伙们赶快围过来捉它,这小家伙精得很,又赶快往树上爬,于是我们又把树拼命地摇了起来,它又摔了下来,一下子就被我们捉住了。在另外几棵木麻黄树上,也照此办理,今天我们大获全胜,每个人都捉到了一只小松鼠,然后拿回家去养,藏在厚纸皮箱子里,結果第二天全给它们跑掉了。小松鼠的牙齿很厉害,会咬东西,把厚纸皮咬了一个大洞,就跑掉了,大家当时都没想到,说:“小松鼠狡猾狡猾的!”


      几天后,在海边的木麻黄树林里,我们采用同样的办法,又捉到了几只小松鼠。有人提议:“拿火来烤吃掉它们算啦!”看到它们瞪着黑溜溜的小眼睛,和在我手中惊恐万状地挣扎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地对伙伴们说:“它们还没有半个指头大,吃个啥?我们还是捉个大的,这几个小家伙都放了吧!”


      原来这几天我经常听到房子后面的椰子树林有“各各各”的叫声,我跑到那里转了一圈,只看见高高的椰子树上有几只肥大的“红胸局”【指大灰鼠,比小松鼠大得多】在树上互相追逐,椰子叶拼命地摇动,有几个椰子已经被它们咬成了一个个洞口,地上有一堆被咬掉下来的椰子皮渣。


      这时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便对伙伴们说:“这些大家伙爱吃椰子肉,我们想办法装它一只!”大家一致同意,于是我们具体分工,我偷了母亲一个椰子做诱饵,其他人则准备绳子,一人负责一段。我在椰果皮上画了一个圆圈,拿刀子捅了一个洞,在洞口安了一条细钢丝,搞了一个扣子,藏在椰果皮里面,只要“红胸局”向椰子洞口一探头,我们一拉钢丝,它的头部就会被我们扣住,这家伙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跑不掉了。


      第二天,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我们便在椰子林里选了一棵不高也不低的椰子树,在上面放下了我们的诱饵,接连了我们的绳子,然后牵拉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人整天就守在那里,准备等鱼儿上钩。


      每天我们都派人轮流值班,只等那些大家伙来偷吃我们的椰子。可是一连几天,除了小松鼠来光顾我们的椰子外,那几个大家伙就是不下来,只在高高的树顶上“各各各”地叫着,在那里互相追逐。


      有一天早上,轮到我值班,太阳还没出来,椰林里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毛露”,四周一片沉寂。我目不转精地瞪着我们的“地雷阵”,等待着奇迹的出现。一会儿,几只小松鼠悄悄地爬了过来,其中一只竟然把头探向我们的椰果口,我只要一拉紧绳子,那个小家伙就会成了我们手中的猎物了。但我并没有拉动绳子,那小家伙并不是我们想找的目标,我们要的是大家伙。我必须耐心等待,不能因小失大。一会儿,那个小家伙吃饱了肚子,又从椰子洞里跑了出来,走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个小松鼠跑了过来,这时,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各各各”的声音,只听见“彭”的一声,一只肥大的“红胸局”从高高的椰子叶上跳了下来,竟跳到我们的“地雷阵”上,把那几个小家伙都赶跑了。


      “大家伙”终于来了,我紧张得心儿快要跳了出来,手里捏着绳子,不停地发抖着。这时大伙们都跑来了,一个个都瞪着大眼睛看着树上发生的奇迹。我示意大家努力把自己隐蔽好,千万不要暴露了自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那个大家伙真是胆大包天,它把那几个小松鼠赶跑后,竟然一步步地向我们布下的陷井踱了过来,然后头也不抬地伸向了我们的椰子口。“拉!”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我用力一拉,只听见“各各”几声,这个大家伙终于被我们逮住了。“万岁!”大伙们一齐欢呼了起来,阿伟赶快爬上树去,用绳子把它绑了起来。


      这是我们第一次捉到的大灰鼠,为了这次的大胜利,我们高兴了许多天。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本文标题:那个年代(11-12)

      本文链接:/content/326645.html

      作者作品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

      最新被评榴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