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http://www.phuketschl.com/网站地图榴莲视频在线观看榴莲视频在线观看html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主页榴莲视频在线观看杂文评论榴莲视频在线观看凭栏论世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内容页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 作者: 黄忠晶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5-22
  • 阅读9491
  •   卢梭说,由于社会公约,政治体有了生命,得以生存;如果它要产生意志和行动,还得靠立法。但法律是什么呢?他说:“当全体人民对全体人民作出规定时,……这时人们所规定的事情就是公共的,正如作出规定的意志是公意一样。正是这种行为,我就称之为法律。” (卢梭:社会契约论,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46页,以下只注页码)

      他接着说:“根据这一观念,我们立刻可以看出,我们无须再问应该由谁来制订法律,因为法律乃是公意的行为;我们既无须问君主是否超乎法律之上,因为君主也是国家的成员;也无须问法律是否会不公正,因为没有人会对自己本人不公正;更无须问何以人们既是自由的而又要服从法律,因为法律只不过是我们自己意志的记录”。(第47页)

      卢梭把实行法治的国家称为共和国,认为一切合法的政府都是共和制的。他进一步解释说,共和制不仅指一种贵族制或者一种民主制,也可以是一种君主制,只要这个政府被公意、也就是被法律所指导;它是主权者的执行人,而没有混同于主权者本身。(参看第48页)

      在论及法律的编订时,卢梭提出立法者这样一个角色。在他看来,之所以需要一个立法者来创制国家、编订法律,是因为本应作为法律创造者的人民群众“常常是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要些什么东西”。(第48页)这样的立法者应该是一个类似神明的非凡人物。但就其职务而言,尽管他是共和国的缔造者,自己却不在这个组织之内,既不担任主权方面的职务,也不担任行政方面的职务,也就是说,没有任何职务,甚至可以不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卢梭认为,把这两方面的东西分开,是很有必要的,以免立法者的工作受到干扰。卢梭在谈及立法者时,很有一些夫子自道的味道;实际上在晚年,科西嘉和波兰都曾请求他为之起草宪法。

      这样,立法者既不能用强力使人们相信他,也不能用说理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因为群众听不懂他讲的大道理,那么,只有采用另一种方式:以神明的代言人自居,来让人民群众信服。卢梭指出,这样做,并不意味着政治和宗教在人间有着共同的目的,而只是说,“在各个国家初创时,宗教是用来作为政治的工具的。”(第55页)由此树立国家法的神圣权威。值得注意的是,卢梭明确指出,立法者并没有任何立法权利,立法权利在人民手中;即使人民愿意,也不能够转让这种权利。换言之,立法者编订的法律,须得人民投票通过才能生效。

      我们已经看到,立法权力是属于人民的,而且只能是属于人民的,立法权力具有普遍性。而个别的行动则属于行政权力,不属于法律的能力,从而也就不属于主权者的能力。行政权力的合法运用就是政府或最高行政,负责这种行政的个人或团体称之为君主或行政官。卢梭说:“政府就是在臣民与主权者之间所建立的一个中间体,以便两者得以互相适合,它负责执行法律并维持社会的以及政治的自由”。(第72页)人们往往把政府和主权者相混淆,其实政府只不过是主权者的执行人。

      卢梭指出个人意志、政府的团体意志和公意三者之间的关系:在一个完美的立法之下,个别的或个人的意志应该是毫无地位的,政府本身的团体意志应该是极其次要的,从而公意或者主权的意志永远应该是主导的,并且是其他一切意志的唯一规范。 相反地,按照自然的次序,公意总是最弱的,团体的意志占第二位,而个别意志则占一切之中的第一位。因此,“政府中的每个成员都首先是他自己本人,然后才是行政官,再然后才是公民;而这种级差是与社会秩序所要求的级差直接相反的。”(第79页)

      在对政府进行分析时,卢梭提出一条带有根本性的准则:行政官的人数愈多,则政府也就愈弱。他还指出,人民的数目愈多则制裁的力量也就应该愈增大。因此,行政官对政府的比率应该是和臣民对主权者的比率成反比的;也就是说,国家愈扩大则政府就应该愈紧缩,从而使首领的数目得以随着人民的增多而按比例地减少。 这里说的是政府的相对力量,而不是它的正当性。因为反过来说,行政官的数目越多,则团体的意志也就越接近于公意;但是在一个唯一的行政官之下,则这一团体意志只不过是一个个别的意志而已。而立法者的艺术就正是要善于确定这样的一点:“使永远互为反比例的政府的力量与政府的意志,得以结合成为一种最有利于国家的比率。”(第81页)

      随后卢梭逐一考察了政府的各种形式:民主制、贵族制、国君制以及混合制。他认为,不能笼统地说哪一种形式最好。一般说来,民主政府适宜于小国,贵族政府适宜于中等国家,君王政府适宜于大国;国君制只适宜于富饶的国家,贵族制只适宜于财富和版图都适中的国家,民主制则适宜于小而贫穷的国家。(参看第83、100-101页)当然还有许多意外情况。

      对于卢梭的政府观,一些论者颇多质疑之词;逐一审视下来,发现这些质疑均源于对卢梭的误解;看来这些论者对卢梭的相关思想并不怎么了解,其实卢梭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

      有论者说:“卢梭反对君主制和贵族制,主张直接民主制的政体。”(武选民:极权主义者卢梭——评《社会契约论》,连云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3年第1期)卢梭从来没有反对过君主制和贵族制,也没有主张民主制(即论者所说“直接民主制的政体”);相反地,从我们前面所引卢梭的话可以看出,卢梭认为,不仅贵族制和民主制可以是合法的政府,君主制政府也可以是合法的。

      类似的观点说:“在卢梭这里只有唯一合法的政体,即民主政体。君主制总是必然地篡夺主权和侵害自由。”(王辉:卢梭政府理论的合法性论证——《社会契约论》卷三简释,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11年第6期)

      前一句话,上面我已经反驳过了。至于后一句话,卢梭并没有说过,也没有这个意思;他认为,君主制可以是好的,这时它的政府是合法的;也可能变坏,例如当它篡夺主权时,卢梭称其为专制主。同样的,贵族制变坏时则蜕化为寡头制,民主制也可能变坏,这时它蜕化为群氓制。(参看第112、111页)

      还有论者质疑说:“因为卢梭一而再的强调他的人民主权思想,据此推理他所主张的应是‘民主共和制’。但实际情况是,卢梭所喜好的其实是‘贵族制’。”[4]卢梭由于其人民主权思想,主张的是“共和制”;前面的引文中已经说明,所谓共和制,就是一个被公意即法律所指导的政府,它既可以是民主制或贵族制,也可以是君主制。所以“民主共和制”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如前所述,卢梭也没有特别看好贵族制,只是认为它比较适合于中等大小的国家。

      有论者称卢梭的观点为“极权民主观”:“它要求每个人均能平等地参与政治,而这势必造成政治肥大症。”[5] “要求每个人均能平等地参与政治”,这有什么不对吗?这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共同体的基本要求吗?所谓的“政治肥大症”是什么意思?是指在民主制的情况下全体公民或多数公民行使行政权力吗?这里该论者把两种情况混淆了:一种是所有的公民都参与立法,行使自己表达公意的权利,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政治肥大症”的问题;另一种情况就是上面说的“全体公民或多数公民行使行政权力”,也就是政府采取民主制的形式。后一种情况确实可能出现“政治肥大症”,而卢梭已经指出这种形式存在的问题,说明它只适用于小的国家。卢梭甚至说:“就民主制这个名词的严格意义而言,真正的民主制从来就不曾有过,而且永远也不会有。多数人去统治而少数人被统治,那是违反自然的秩序的。”[1]p。84在总结政府的形式问题时,卢梭还有一句话:“确切说来,根本就没有单一的政府。”(第98页)也就是说,现实存在的政府,在不同程度上都是混合政府。

      卢梭谈到人民的议员或代表问题:“正如主权是不能转让的,同理,主权也是不能代表的,主权在本质上是由公意所构成的,而意志又是绝不可以代表的;它只能是同一个意志,或者是另一个意志,而绝不能有什么中间的东西。因此人民的议员就不是、也不可能是人民的代表。”(第120页)

      由此他论及代议制的问题:“大国的最大不便之一——这种不便会使自由极其难于保持——就是立法权自己无法直接表现出来,而唯有通过代议制才能行动。代议制固然有利有弊,但毕竟是弊多利少。立法者的共同体不是可能被腐蚀的,但却易于受欺骗;它的代表是不容易受欺骗的,但却易于被腐蚀。”(第124页)

      一些论者认为卢梭是反对代议制的。从上面卢梭的话来看,这样的评判也没有错。当然他们认为卢梭的态度是错误的,而我认为卢梭的态度是有道理的。卢梭承认在大国实行代议制有其必要性,同时又指出从原则上讲,每个公民的意志都是不可代表的,因此这种制度有弊端,要特别注意所谓的代表即议员被腐蚀的情况,这时公意就无法得到应有的表达。这确实是一种客观存在而必须加以防范的情况。

      在人民与政府的关系问题上,卢梭所得出的特别重要的结论是:“创制政府的行为绝不是一项契约,而只是一项法律;行政权力的受任者绝不是人民的主人,而只是人民的官吏;只要人民愿意就可以委任他们,也可以撤换他们。对于这些官吏来说,绝不是什么订约的问题,而只是服从的问题;而且在承担国家所赋予他们的职务时,他们只不过是在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而并没有以任何方式来争论条件的权利。”(第127-128页)

      在政府创建以后,为了防止它篡夺人民的主权,人民应该有固定的、按期的、绝对不能取消或延期的集会,从而到了规定的日期人民就能合法地根据法律召开会议,而不需要任何其他形式的召集手续。这种以维护社会条约为目的的集会,开始讨论并分别表决的应该是如下两个绝不能取消的提案:一、主权者愿意保存现有的政府形式吗?二、人民愿意让那些目前实际在担负行政责任的人们继续当政吗?(参看第115、129页)这确实是监督政府、防止其篡权的最为有效的办法。

      本文标题:谈谈卢梭的“立法和政府”思想

      本文链接:/content/326560.html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榴莲视频在线观看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

      最新被评榴莲视频在线观看